「花蕊夫人」詩詞全集(2首)

1

《述國亡詩》

君王城上豎降旗,
妾在深宮那得知?
展開全文
十四萬人齊解甲,
更無一個是男兒!
收起
2

《宮詞(梨園子弟以下四十一首一作王珪詩)》

五云樓閣鳳城間,花木長新日月閑。
三十六宮連內苑,太平天子住昆山。
展開全文
會真廣殿約宮墻,樓閣相扶倚太陽。
凈甃玉階橫水岸,御爐香氣撲龍床。
龍池九曲遠相通,楊柳絲牽兩岸風。
長似江南好風景,畫船來去碧波中。
東內斜將紫禁通,龍池鳳苑夾城中。
曉鐘聲斷嚴妝罷,院院紗窗海日紅。
殿名新立號重光,島上亭臺盡改張。
但是一人行幸處,黃金閣子鎖牙床。
夾城門與內門通,朝罷巡游到苑中。
每日日高祗候處,滿堤紅艷立春風。
廚船進食簇時新,侍宴無非列近臣。
日午殿頭宣索鲙,隔花催喚打魚人。
立春日進內園花,紅蕊輕輕嫩淺霞。
跪到玉階猶帶露,一時宣賜與宮娃。
三面宮城盡夾墻,苑中池水白茫茫。
直從獅子門前入,旋見亭臺繞岸傍。
離宮別院繞宮城,金版輕敲合鳳笙。
夜夜月明花樹底,傍池長有按歌聲。
御制新翻曲子成,六宮才唱未知名。
盡將觱篥來抄譜,先按君王玉笛聲。
旋移紅樹斫新苔,宣使龍池更鑿開。
展得綠波寬似海,水心樓殿勝蓬萊。
太虛高閣凌虛殿,背倚城墻面枕池。
諸院各分娘子位,羊車到處不教知。
修儀承寵住龍池,掃地焚香日午時。
等候大家來院里,看教鸚鵡念新詩。
才人出入每參隨,筆硯將行繞曲池。
能向彩箋書大字,忽防御制寫新詩。
六宮官職總新除,宮女安排入畫圖。
二十四司分六局,御前頻見錯相呼。
春風一面曉妝成,偷折花枝傍水行。
卻被內監遙覷見,故將紅豆打黃鶯。
殿前排宴賞花開,宮女侵晨探幾回。
斜望花開遙舉袖,傳聲宣喚近臣來。
小球場近曲池頭,宣喚勛臣試打球。
先向畫樓排御幄,管弦聲動立浮油。
供奉頭籌不敢爭,上棚等喚近臣名。
內人酌酒才宣賜,馬上齊呼萬歲聲。
殿前宮女總纖腰,初學乘騎怯又嬌。
上得馬來才欲走,幾回拋鞚抱鞍橋。
自教宮娥學打球,玉鞍初跨柳腰柔。
上棚知是官家認,遍遍長贏第一籌。
翔鸞閣外夕陽天,樹影花光遠接連。
望見內家來往處,水門斜過罨樓船。
內家追逐采蓮時,驚起沙鷗兩岸飛。
蘭棹把來齊拍水,并船相斗濕羅衣。
新秋女伴各相逢,罨畫船飛別浦中。
旋折荷花伴歌舞,夕陽斜照滿衣紅。
少年相逐采蓮回,羅帽羅衫巧制裁。
每到岸頭長拍水,競提纖手出船來。
早春楊柳引長條,倚岸沿堤一面高。
稱與畫船牽錦纜,暖風搓出彩絲絳。
內家宣錫生辰宴,隔夜諸宮進御花。
后殿未聞宮主入,東門先報下金車。
端午生衣進御床,赭黃羅帕覆金箱。
美人捧入南薰殿,玉腕斜封彩縷長。
選進仙韶第一人,才勝羅綺不勝春。
重教按舞桃花下,只踏殘紅作地裀。
侍女爭揮玉彈弓,金丸飛入亂花中。
一時驚起流鶯散,踏落殘花滿地紅。
七寶闌干白玉除,新開涼殿幸金輿。
一溝泛碧流春水,四面瓊鉤搭綺疏。
山樓彩鳳棲寒月,宴殿金麟吐御香。
蜀錦地衣呈隊舞,教頭先出拜君王。
天外明河翻玉浪,樓西涼月涌金盆。
香銷甲乙床前帳,宮鎖玲瓏閉殿門。
細風奇支葉撼宮梧,早怯秋寒著繡繻。
玉宇無人雙燕去,一彎新月上金樞。
夜寒金屋篆煙飛,燈燭分明在紫微。
漏永禁宮三十六,燕回爭踏月輪歸。
曉吹翩翩動翠旗,爐煙千疊瑞云飛。
何人奏對偏移刻,御史天香隔繡衣。
金井秋啼絡緯聲,出花宮漏報嚴更。
不知誰是金鑾直,玉宇沉沉夜氣清。
內庭秋燕玉池東,香散荷花水殿風。
阿監采菱牽錦纜,月明猶在畫船中。
東宮花燭彩樓新,天上仙橋上鎖春。
偏出六宮歌舞奏,嫦娥初到月虛輪。
紗幔薄垂金麥穗,簾鉤纖掛玉蔥條。
樓西別起長春殿,香碧紅泥透蜀椒。
翠華香重玉爐添,雙鳳樓頭曉日暹。
扇掩紅鸞金殿悄,一聲清蹕卷珠簾。
金作蟠龍繡作麟,壺中樓閣禁中春。
君王避暑來游幸,風月橫秋氣象新。
清曉自傾花上露,冷侵宮殿玉蟾蜍。
擘開五色銷金紙,碧鎖窗前學草書。
翠鈿貼靨輕如笑,玉鳳雕釵裊欲飛。
拂曉賀春皇帝閣,彩衣金勝近龍衣。
瑣聲金徹閣門環,簾卷珍珠十二間。
別殿春風呼萬歲,中丞新押散朝班。
雞人報曉傳三唱,玉井金床轉轆轤。
煙引御爐香繞殿,漏簽初刻上銅壺。
御按橫金殿幄紅,扇開云表露天容。
太常奏備三千曲,樂府新調十二鐘。
宮女熏香進御衣,殿門開鎖請金匙。
朝陽初上黃金屋,禁夜春深晝漏遲。
三月金明柳絮飛,岸花堤草弄春時。
樓船百戲催宣賜,御輦今年不上池。
內人稀見水秋千,爭擘珠簾帳殿前。
第一錦標誰奪得,右軍輸卻小龍船。
夜色樓臺月數層,金猊煙穗繞觚棱。
重廊屈折連三殿,密上真珠百寶燈。
天門晏閉九重關,樓倚銀河氣象間。
一點星球重絳闕,五云仙仗下蓬山。
禁里春濃蝶自飛,御蠶眠處弄新絲。
碧窗盡日教鸚鵡,念得君王數首詩。
斗草深宮玉檻前,春蒲如箭荇如錢。
不知紅藥闌干曲,日暮何人落翠鈿。
太液波清水殿涼,畫船驚起宿鴛鴦。
翠眉不及池邊柳,取次飛花入建章。
御座垂簾繡額單,冰山重疊貯金盤。
玉清迢遞無塵到,殿角東西五月寒。
春心滴破花邊漏,曉夢敲回禁里鐘。
十二楚山何處是,御樓曾見兩三峰。
博山夜宿沈香火,帳外時聞暖鳳笙。
理遍從頭新上曲,殿前龍直未交更。
春殿千官宴卻歸,上林鶯舌報花時。
宣徽旋進新裁曲,學士爭吟應詔詩。
釣線沈波漾彩舟,魚爭芳餌上龍鉤。
內人急捧金盤接,撥剌紅鱗躍未休。
蕙炷香銷燭影殘,御衣熏盡輒更闌。
歸來困頓眠紅帳,一枕西風夢里寒。
東宮降誕挺佳辰,少海星邊擁瑞云。
中尉傳聞三日宴,翰林當撰洗兒文。
酒庫新修近水傍,潑醅初熟五云漿。
殿前供御頻宣索,追入花間一陣香。
白藤花限白銀花,閤子門當寢殿斜。
近被宮中知了事,每來隨駕使煎茶。
西球場里打球回,御宴先于苑內開。
宣索教坊諸伎樂,傍池催喚入船來。
昭儀侍宴足精神,玉燭抽看記飲巡。
倚賴識書為錄事,燈前時復錯瞞人。
后宮阿監裹羅巾,出入經過苑囿頻。
承奉圣顏憂誤失,就中長怕內夫人。
管弦聲急滿龍池,宮女藏鉤夜宴時。
好是圣人親捉得,便將濃墨掃雙眉。
密室紅泥地火爐,內人冬日晚傳呼。
今宵駕幸池頭宿,排比椒房得暖無?
畫船花舫總新妝,進入池心近島傍。
松柏樓窗楠木板,暖風吹過一團香。
三清臺近苑墻東,樓檻層層映水紅。
盡日綺羅人度曲,管弦聲在半天中。
安排諸院接行廊,外檻周回十里強。
青錦地衣紅繡毯,盡鋪龍腦郁金香。
安排竹柵與笆籬,養得新生鵓鴿兒。
宣受內家專喂飼,花毛間看總皆知。
年初十五最風流,新賜云鬟便上頭。
按罷霓裳歸院里,畫樓云閣總重修。
金畫香臺出露盤,黃龍雕刻繞朱闌。
焚修每遇三元節,天子親簪白玉冠。
六宮一例雞冠子,新樣交鐫白玉花。
欲試澹妝兼道服,面前宣與唾盂家。
三月櫻桃乍熟時,內人相引看紅枝。
回頭索取黃金彈,繞樹藏身打雀兒。
小小宮娥到內園,未梳云鬢臉如蓮。
自從配與夫人后,不使尋花亂入船。
錦城上起凝煙閣,擁殿遮樓一向高。
認得圣顏遙望見,碧闌干映赭黃袍。
水車踏水上宮城,寢殿檐頭滴滴鳴。
助得圣人高枕興,夜涼長作遠灘聲。
平頭船子小龍床,多少神仙立御旁。
旋刺篙竿令過岸,滿池春水蘸紅妝。
苑東天子愛巡游,御岸花堤枕碧流。
新教內人供射鴨,長將弓箭繞池頭。
羅衫玉帶最風流,斜插銀篦慢裹頭。
閑向殿前騎御馬,揮鞭橫過小紅樓。
沉香亭子傍池斜,夏日巡游歇翠華。
簾畔玉盆盛凈水,內人手里剖銀瓜。
薄羅衫子透肌膚,夏日初長板閣虛。
獨自憑闌無一事,水風涼處讀文書。
婕妤生長帝王家,常近龍顏逐翠華。
楊柳岸長春日暮,傍池行困倚桃花。
月頭支給買花錢,滿殿宮人近數千。
遇著唱名多不語,含羞走過御床前。
小雨霏微潤綠苔,石楠紅杏傍池開。
一枝插向金瓶里,捧進君王玉殿來。
錦鱗躍水出浮萍,荇草牽風翠帶橫。
恰似金梭攛碧沼,好題幽恨寫閨情。
春天睡起曉妝成,隨侍君王觸處行。
畫得自家梳洗樣,相憑女伴把來呈。
舞頭皆著畫羅衣,唱得新翻御制詞。
每日內庭聞教隊,樂聲飛上到龍墀。
春早尋花入內園,競傳宣旨欲黃昏。
明朝駕幸游蠶市,暗使氈車就苑門。
半夜搖船載內家,水門紅蠟一行斜。
圣人正在宮中飲,宣使池頭旋折花。
春日龍池小宴開,岸邊亭子號流杯。
沈檀刻作神仙女,對捧金尊水上來。
梨園子弟簇池頭,小樂攜來候宴游。
旋炙銀笙先按拍,海棠花下合梁州。
慢梳鬟髻著輕紅,春早爭求芍藥叢。
近日承恩移住處,夾城里面占新宮。
別色官司御輦家,黃衫束帶臉如花。
深宮內院參承慣,常從金輿到日斜。
日高房里學圍棋,等候官家未出時。
為賭金錢爭路數,專憂女伴怪來遲。
摴蒱冷澹學投壺,箭倚腰身約畫圖。
盡對君王稱妙手,一人來射一人輸。
慢揎紅袖指纖纖,學釣池魚傍水邊。
忍冷不禁還自去,釣竿常被別人牽。
宣城院約池南岸,粉壁紅窗畫不成。
總是一人行幸處,徹宵聞奏管弦聲。
丹霞亭浸池心冷,曲沼門含水腳清。
傍岸鴛鴦皆著對,時時出向淺沙行。
楊柳陰中引御溝,碧梧桐樹擁朱樓。
金陵城共滕王閣,畫向丹青也合羞。
晚來隨駕上城游,行到東西百子樓。
回望苑中花柳色,綠陰紅艷滿池頭。
牡丹移向苑中栽,盡是藩方進入來。
未到末春緣地暖,數般顏色一時開。
明朝臘日官家出,隨駕先須點內人。
回鶻衣裝回鶻馬,就中偏稱小腰身。
盤鳳鞍韉閃色妝,黃金壓胯紫游韁。
自從揀得真龍種,別置東頭小馬坊。
翠輦每從城畔出,內人相次簇池隈。
嫩荷花里搖船去,一陣香風逐水來。
高燒紅燭點銀燈,秋晚花池景色澄。
今夜圣人新殿宿,后宮相競覓祇承。
苑中排比宴秋宵,弦管掙摐各自調。
日晚閣門傳圣旨,明朝盡放紫宸朝。
夜深飲散月初斜,無限宮嬪亂插花。
近侍婕妤先過水,遙聞隔岸喚船家。
宮娥小小艷紅妝,唱得歌聲繞畫梁。
緣是太妃新進入,座前頒賜小羅箱。
池心小樣釣魚船,入玩偏宜向晚天。
掛得彩帆教便放,急風吹過水門前。
傍池居住有漁家,收網搖船到淺沙。
預進活魚供日料,滿筐跳躍白銀花。
秋晚紅妝傍水行,競將衣袖撲蜻蜓。
回頭瞥見宮中喚,幾度藏身入畫屏。
御溝春水碧于天,宮女尋花入內園。
汗濕紅妝行漸困,岸頭相喚洗花鈿。
亭高百尺立春風,引得君王到此中。
床上翠屏開六扇,折枝花綻牡丹紅。
內人承寵賜新房,紅紙泥窗繞畫廊。
種得海柑才結子,乞求自送與君王。
翡翠簾前日影斜,御溝春水浸成霞。
侍臣向晚隨天步,共看池頭滿樹花。
金碧闌干倚岸邊,卷簾初聽一聲蟬。
殿頭日午搖紈扇,宮女爭來玉座前。
嫩荷香撲釣魚亭,水面文魚作隊行。
宮女齊來池畔看,傍簾呼喚勿高聲。
新翻酒令著詞章,侍宴初聞憶卻忙。
宣使近臣傳賜本,書家院里遍抄將。
寒食清明小殿旁,彩樓雙夾斗雞場。
內人對御分明看,先賭紅羅被十床。
寢殿門前曉色開,紅泥藥樹間花栽。
君王未起翠簾卷,又發宮人上直來。
海棠花發盛春天,游賞無時引御筵。
繞岸結成紅錦帳,暖枝猶拂畫樓船。
日晚宮人外按回,自牽驄馬出林隈。
御前接得高叉手,射得山雞喜進來。
朱雀門高花外開,球場空闊凈塵埃。
預排白兔兼蒼狗,等候君王按鶻來。
會仙觀內玉清壇,新點宮人作女冠。
每度駕來羞不出,羽衣初著怕人看。
老大初教學道人,鹿皮冠子澹黃裙。
后宮歌舞今拋擲,每日焚香事老君。
法云寺里中元節,又是官家誕降辰。
滿殿香花爭供養,內園先占得鋪陳。
金章紫綬選高班,每每東頭近圣顏。
才藝足當恩寵別,只堪供奉一場閑。
內人深夜學迷藏,遍繞花叢水岸傍。
乘興忽來仙洞里,大家尋覓一時忙。
小院珠簾著地垂,院中排比不相知。
羨他鸚鵡能言語,窗里偷教鴝鵒兒。
島樹高低約浪痕,苑中斜日欲黃昏。
樹頭木刻雙飛鶴,蕩起晴空映水門。
大臣承寵賜新莊,梔子園東柳岸傍。
今日圣恩親幸到,板橋頭是讀書堂。
樹葉初成鳥護窠,石榴花里笑聲多。
眾中遺卻金釵子,拾得從他要贖么?
小殿初成粉未干,貴妃姊妹自來看。
為逢好日先移入,續向街西索牡丹。
內人相續報花開,準擬君王便看來。
逢著五弦琴繡袋,宜春院里按歌回。
巡吹慢遍不相和,暗數看誰曲校多。
明日梨花園里見,先須逐得內家歌。
黃金合里盛紅雪,重結香羅四出花。
一一傍邊書敕字,中官送與大臣家。
宮人早起笑相呼,不識階前掃地夫。
乞與金錢爭借問,外頭還似此間無?
小隨阿姊學吹笙,見好君王賜與名。
夜拂玉床朝把鏡,黃金殿外不教行。
日高殿里有香煙,萬歲聲長動九天。
妃子院中初降誕,內人爭乞洗兒錢。
宮花不共外花同,正月長生一半紅。
供御櫻桃看守別,直無鴉鵲到園中。
殿前鋪設兩邊樓,寒食宮人步打球。
一半走來爭跪拜,上棚先謝得頭籌。
大儀前日暖房來,囑向朝陽乞藥栽。
敕賜一窠紅躑躅,謝恩未了奏花開。
御前新賜紫羅襦,步步金階上軟輿。
宮局總來為喜樂,院中新拜內尚書。
鸚鵡誰教轉舌關,內人手里養來奸。
語多更覺承恩澤,數對君王憶隴山。
分朋閑坐賭櫻桃,收卻投壺玉腕勞。
各把沈香雙陸子,局中斗累阿誰高。
禁寺紅樓內里通,笙歌引駕夾城東。
裹頭宮監堂前立,手把牙鞘竹彈弓。
舞來汗濕羅衣徹,樓上人扶下玉梯。
歸到院中重洗面,金花盆里潑銀泥。
宿妝殘粉未明天,總立昭陽花樹邊。
寒食內人長白打,庫中先散與金錢。
眾中偏得君王笑,偷把金箱筆硯開。
書破紅蠻隔子上,旋推當直美人來。
水中芹葉土中花,拾得還將避眾家。
總待別人般數盡,袖中拈出郁金芽。
玉簫改調箏移柱,催換紅羅繡舞筵。
未戴柘枝花帽子,兩行宮監在簾前。
窗窗戶戶院相當,總有珠簾玳瑁床。
雖道君王不來宿,帳中長是炷牙香。
收起
分頁導航關閉
關于作者

花蕊夫人

在五代十國時期,有幾位被稱作花蕊夫人的女性,她們不僅容貌美麗,而且能詩善賦,多才多藝。有關她們的事跡,多散見于五代至兩宋的各種史籍之中,因其所處時代相同,且又均被稱為花蕊夫人,她們的身份、事跡至今仍有許多疑謎。

五代十國間,被稱為花蕊夫人者,一共有三人。其一為前蜀主王建淑妃徐氏(約883~926),成都人,宮中號為花蕊夫人,因其姐也為王建妃,故亦稱小徐妃,姐妹皆受寵幸。其姐子王衍(世稱后主)登基后封其為翊圣皇太妃?;ㄈ锓蛉伺c其姐交結幸臣,納賄干政,導引后主荒戲失政,后與王衍皆被后唐莊宗所殺。

其二為后蜀主孟昶的妃子,也姓徐(一說姓費),封為慧妃,青城(今四川灌縣)人,貌美如花蕊故稱為“花蕊夫人”。孟昶降宋后,她可能被虜入宋宮,為宋太祖所寵。

其三是在清代學者趙翼《陔余叢考》中出現的,說這位花蕊夫人是南唐后主李煜的宮人,閩人之女,雅好賦詩。她于南唐亡后,被俘入宋宮,后為晉王所殺。人稱“小花蕊”。

世傳《花蕊夫人宮詞》100多篇,其中確實可靠者90多首,詩一卷(《全唐詩》下卷第七百九十八)歸屬于孟昶妃,但詞中有“法元寺里中元節,又是管家降誕辰”語,中元節為舊歷七月十五日,正是王衍生日,而孟昶則生于十一月十四日,可知當出自王建淑妃手筆。

年代
收錄作品
頂部
内蒙古11选5任选三单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