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嶠」詩詞全集(200首)

1

《風》

解落三秋葉,能開二月花。
過江千尺浪,入竹萬竿斜。
2

《風》

落日生蘋末,搖揚遍遠林。帶花疑鳳舞,向竹似龍吟。
月動臨秋扇,松清入夜琴。若至蘭臺下,還拂楚王襟。
3

《梅》

大庾斂寒光,南枝獨早芳。雪含朝暝色,風引去來香。
妝面回青鏡,歌塵起畫梁。若能遙止渴,何暇泛瓊漿。
4

《雨》

西北云膚起,東南雨足來。靈童出海見,神女向臺回。
斜影風前合,圓文水上開。十旬無破塊,九土信康哉。
5

《竹》

高簳楚江濆,嬋娟含曙氛。白花搖鳳影,青節動龍文。
葉掃東南日,枝捎西北云。誰知湘水上,流淚獨思君。
6

《雪》

瑞雪驚千里,同云暗九霄。地疑明月夜,山似白云朝。
逐舞花光動,臨歌扇影飄。大周天闕路,今日海神朝。
7

《奉和幸三會寺應制》

故臺蒼頡里,新邑紫泉居。歲在開金寺,時來降玉輿。
龍形雖近剎,鳥跡尚留書。竹是蒸青外,池仍點墨馀。
展開全文
天文光圣草,寶思合真如。謬奉千齡日,欣陪十地初。
收起
8

《奉和送金城公主適西蕃應制》

漢帝撫戎臣,絲言命錦輪。還將弄機女,遠嫁織皮人。
曲怨關山月,妝消道路塵。所嗟秾李樹,空對小榆春。
9

《柳》

楊柳郁氤氳,金堤總翠氛。庭前花類雪,樓際葉如云。
列宿分龍影,芳池寫鳳文。短簫何以奏,攀折為思君。
10

《奉和幸韋嗣立山莊侍宴應制》

南洛師臣契,東巖王佐居。幽情遺紱冕,宸眷屬樵漁。
制下峒山蹕,恩回灞水輿。松門駐旌蓋,薜幄引簪裾。
展開全文
石磴平黃陸,煙樓半紫虛。云霞仙路近,琴酒俗塵疏。
喬木千齡外,懸泉百丈馀。崖深經煉藥,穴古舊藏書。
樹宿摶風鳥,池潛縱壑魚。寧知天子貴,尚憶武侯廬。
收起
11

《寒食清明日早赴王門率成》

游客趨梁邸,朝光入楚臺?;睙煶藭陨?,榆火應春開。
日帶晴虹上,花隨早蝶來。雄風乘令節,馀吹拂輕灰。
12

《云》

大梁白云起,氛氳殊未歇。錦文觸石來,蓋影凌天發。
煙煴萬年樹,掩映三秋月。會入大風歌,從龍赴圓闕。
13

《云》

英英大梁國,郁郁秘書臺。碧落從龍起,青山觸石來。
官名光邃古,蓋影耿輕埃。飛感高歌發,威加四?;?。
14

《汾陰行》

君不見昔日西京全盛時,汾陰后土親祭祠。
齋宮宿寢設儲供,撞鐘鳴鼓樹羽旂。漢家五葉才且雄,
展開全文
賓延萬靈朝九戎。柏梁賦詩高宴罷,詔書法駕幸河東。
河東太守親掃除,奉迎至尊導鑾輿。五營夾道列容衛,
三河縱觀空里閭?;仂厚v蹕降靈場,焚香奠醑邀百祥。
金鼎發色正焜煌,靈祇煒燁攄景光。埋玉陳牲禮神畢,
舉麾上馬乘輿出。彼汾這曲嘉可游,木蘭為楫桂為舟。
棹歌微吟彩鹢浮,簫鼓哀鳴白云秋。歡娛宴洽賜群后,
家家復除戶牛酒。聲明動天樂無有,千秋萬歲南山壽。
自從天子向秦關,玉輦金車不復還。珠簾羽扇長寂寞,
鼎湖龍髯安可攀。千齡人事一朝空,四海為家此路窮。
豪雄意氣今何在,壇場宮館盡蒿蓬。路逢故老長嘆息,
世事回環不可測。昔時青樓對歌舞,今日黃埃聚荊棘。
山川滿目淚沾衣,富貴榮華能幾時。不見只今汾水上,
唯有年年秋雁飛。
第五十八卷
收起
15

《月》

桂滿三五夕,蓂開二八時。清輝飛鵲鑒,新影學蛾眉。
皎潔臨疏牖,玲瓏鑒薄帷。愿言從愛客,清夜幸同嬉。
16

《燕》

天女伺辰至,玄衣澹碧空。差池沐時雨,頡頏舞春風。
相賀雕闌側,雙飛翠幕中。勿驚留爪去,猶冀識吳宮。
17

《龍》

銜燭耀幽都,含章擬鳳雛。西秦飲渭水,東洛薦河圖。
帶火移星陸,升云出鼎湖。希逢圣人步,庭闕正晨趨。
18

《松》

郁郁高巖表,森森幽澗陲。鶴棲君子樹,風拂大夫枝。
百尺條陰合,千年蓋影披。歲寒終不改,勁節幸君知。
19

《幸白鹿觀應制》

駐蹕三天路,回旃萬仞谿。真庭群帝饗,洞府百靈棲。
玉酒仙壚釀,金方暗壁題。佇看青鳥入,還陟紫云梯。
20

《雁》

春暉滿朔方,歸雁發衡陽。望月驚弦影,排云結陣行。
往還倦南北,朝夕苦風霜。寄語能鳴侶,相隨入帝鄉。
分頁導航關閉
關于作者

李嶠

李嶠(645年-714年),字巨山,趙州贊皇(今河北贊皇)人,唐朝宰相。

李嶠出身于趙郡李氏東祖房,早年以進士及第,歷任安定尉、長安尉、監察御史、給事中、潤州司馬、鳳閣舍人、麟臺少監等職。他在武后、中宗年間,三次被拜為宰相,官至中書令,階至特進,爵至趙國公。睿宗時貶任懷州刺史,以年老致仕,玄宗時再貶滁州別駕。開元二年(714年)病逝于廬州別駕任上,終年七十歲。

李嶠生前以文辭著稱,與蘇味道并稱“蘇李”,又與蘇味道、杜審言、崔融合稱“文章四友”,晚年更被尊為“文章宿老”。但他歷仕五朝,先是依附張易之兄弟及武三思,繼而又追隨韋氏一黨,其人品多受詬病。史家評價,貶抑居多。

年代
收錄作品
頂部
内蒙古11选5任选三单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