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妓云英

[唐] 羅隱
鐘陵醉別十余春,重見云英掌上身。
我未成名卿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作品賞析
  羅隱一生懷才不遇。他“少英敏,善屬文,詩筆尤俊”(《唐才子傳》),卻屢次科場失意。此后轉徙依托于節鎮幕府,十分潦倒。羅隱當初以寒士身分赴舉,路過鍾陵縣(今江西進賢),結識了當地樂營中一個頗有才思的歌妓云英。約莫十二年光景他再度落第路過鍾陵,又與云英不期而遇。見她仍隸名樂籍,未脫風塵,羅隱不勝感慨。更不料云英一見面卻驚詫道:“怎么羅秀才還是布衣!”羅隱便寫了這首詩贈她。


這首詩為云英的問題而發,是詩人的不平之鳴。但一開始卻避開那個話題,只從敘舊平平道起?!扮娏辍本?,回憶往事,歷歷在目。十二年前,作者年少英敏,風華正茂,才氣逼人;歌妓云英正值妙齡,體態輕盈,色藝雙全?!熬品曛呵П佟?,當年彼此互相傾慕,歡會款洽,都可以從“醉”字見之?!白韯e十余春”,含有對逝川的痛悼。十余年轉瞬已過,作者是老于功名,一事無成,而云英也該人近中年了。
首句寫“別”,第二句則寫“逢”。由懷舊過渡到眼前。前句兼及彼此,次句則側重寫云英。用漢代趙飛燕“掌上舞”典故。當詩人在“十余春”后再次見到已屬半老徐娘的云英的時候,其婀娜的身姿竟然還同十余年前 一樣,猶有“掌上身”的風采,可以想見年輕時的云英一定是十分令人傾倒。
如果說這里嘖嘖贊美云英的綽約風姿是一揚,那么,第三句“卿未嫁”就是一抑。如果說首句有意回避了云英所問的話題,那么,“我未成名”又回到這話題上來了?!拔椅闯擅庇伞扒湮醇蕖迸e出,轉得自然高明。宋人論詩最重“活法”──“種種不直致法子”(《石遺室詩話》)。其實此法中晚唐詩已有大量運用。如此詩的欲就先避、欲抑先揚,就不直致,有活勁兒。這種委婉曲折、跌宕多姿的筆法,對于表現抑郁不平的詩情是很合宜的。
既引出“我未成名卿未嫁”的問題,就應說個所以然。但末句仍不予正面回答,而用“可能俱是不如人”的假設、反詰之詞代替回答,啟人深思。它包含豐富的潛臺詞:即使退一萬步說,“我未成名”是“不如人”的緣故,可“卿未嫁”又是為什么?難道也為“不如人”么?這說不過去(前面已言其美麗出眾)。反過來又意味著:“我”又何嘗“不如人”呢?既然“不如人”這個答案不成立,那么“我未成名卿未嫁”原因到底是什么,答案也就很明確了。此句情感深沉悲憤,一語百情,將詩人滿腔的憤懣、無奈傾瀉無余,是全詩不平之鳴的最強音。至此,全詩的情感達到了頂點。
此詩以抒作者之憤為主,引入云英為賓,以賓襯主,構思甚妙。絕句取徑貴深曲,用旁襯手法,使人“睹影知竿”,最易收到言少意多的效果。此詩的賓主避就之法就是如此。贊美云英出眾的風姿,也暗況作者有過人的才華。贊美中包含著對云英遭遇的不平,連及自己,又傳達出一腔傲岸之氣?!熬闶恰倍痔N含著“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深切同情。不直接回答自己何以長為布衣的問題,使對方從自身遭際中設想體會它的答案,語意簡妙,啟發性極強。如不以云英作陪襯,直陳作者不遇于時的感慨,即使費辭亦難討好。引入云英,則雙管齊下,有言少意多之效。
這首詩采用欲揚先抑的手法,有跌宕起伏之妙;引入云英來襯托自己,收到了言簡意賅的效果。
頂部
内蒙古11选5任选三单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