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

[唐] 李商隱
高閣客竟去,小園花亂飛。
參差連曲陌,迢遞送斜暉。
腸斷未忍掃,眼穿仍欲歸。
芳心向春盡,所得是沾衣。
分類標簽: 描寫花 唐詩三百首
作品賞析
首聯上句寫的是客去樓空,下旬寫小園花飛。詩人成功地發揮了聯想的技巧,運用“客競去”寫留人不住,用“花亂飛”寫留春不住的藝術手法,從“競”和“亂”中讓人品味出怨有情之人卻無情,惱無情之花卻有情的感覺。詩里行間表達出主人在客去樓空之后對春去花落的一種悵然之感,從而使花、情、意融為一體,達到了以情致動人的目的。
頷聯寫離去之人由園內到園外遠去的步履。上句從地理“參差”遘路崎嶇不平,到“曲陌”蜿蜒曲折,一“連”字,寫盡道路難行。下旬從時間著眼,“迢遞”為遙遠之處,送斜暉寫主人長時間佇立在樓上,呆呆地矚目遠方,仿佛在送別夕陽落山,實際上是在目送不斷遠去的客人。第三聯寫落花飄零,使視線由園外轉入園內,由上而下。
頸聯寫主人的感受,看到地上的落花越來越多,主人愁腸寸斷,不忍歸去,這是一種惜春的心理。下旬寫眼前的事實,枝頭的殘花也越來越少,真是東風無情,春色難駐。不難看出,詩中透出詩人那種惜春卻無奈憂傷之感。
尾聯語義雙關顯示出高明的技巧,使人、花相結合。這里詩人感慨萬分,一是嘆花:多情的花朵用自己的美艷點綴春色,最終得到的卻是凋落飄零沾人衣裙的結局;二是嘆己:我雖有憐惜芳菲之心,然而無計留春,最終只能落得個愴然涕下,淚沾衣襟的結果。
全詩純用白描,而落花與惜花者之神情全出,在淡淡的背景下,稀疏的筆意中,表達了詩人細致微妙的情思,把個落花季節寫得愁腸寸斷。不難看出,它已不是見花落淚、春歸傷情的一般傷情詩了,而是比平常的傷春詩有更多的意蘊,更豐富的內涵。詩借對落花命運的憐惜,表現了詩人對一切美好事物被摧殘的深深惋惜;詩人的一腔幽怨、縷縷情思在對落花深情的憐惜中含蓄婉轉地透出,可謂情深韻美。詩的首尾兩聯,更是既得落花神韻,又意在言外地傳達出詩人的情思。
詩歌是回顧漫長的文化積淀過程,首先從花開到花落,這自然界的演變過程。詩歌同人世的滄桑變換,榮枯無常,生涯浮沉的規律相契合。這從而成為生命盛衰的象征,富于哲理意味。其次花性柔弱,花開有時。自然是人類永遠的認識對象和審美對象。詩人通過對花落表達出詩人身世坎坷。
頂部
内蒙古11选5任选三单式